1. 首页
  2. 国内新闻

关于哀伤,都在这部66年前的黑白影片里了

小津安二郎是一个可以用最简单的影像,最平实的故事,最贴近生活化的电影语言,触动观众更深内心处的导演。他影片中的故事,几乎都聚焦在几个在血缘关系上,极为亲密的家庭成员之间。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,一个水平极高的艺术家经常能够在充满想象力的故事中,找到人们最平实的情感,最生活化的感受,而一个伟大的艺术家,往往能够在最平实的生活中,找到高于生活的戏剧化逻辑,并从中升华出,生活中不常感受到的微妙情感。而小津安二郎,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艺术家。

在小津安二郎所有的54部电影当中,有超过30多部是无声电影,大部分是黑白电影。他的影片,没有壮阔的气魄,没有史诗般的故事。影片中的角色,也没有伟大的历史人物,超凡的英雄。即使是同样的拍摄家庭素材,黑泽明也会将影片的主题上升到生命的意义上来(如《生之欲》),而小津在电影的立意上则要“低调”和含蓄很多。但是认真看过小津影片的观众会发现,即使小津如此平淡的故事中,里面所包含的思想内涵和炽烈情感却一点也不会少于黑泽明充满“野心”的影片。

著名的影评人罗杰伊伯特曾说过“我从没听过哪部影片观众席上的哭声超过《东京物语》”,《东京物语》是小津的经典代表作,由此可见小津影片的感人至深。

《东京物语》这部黑白电影,上映于1953年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这部现在世界闻名的影片,几乎只在日本上映。这部影片由小津的御用男女主角笠智众和原节子主演,笠智众被称为小津影片中永远的父亲。

在这部影片中,笠智众饰演一个名叫平山周吉的父亲,另外一位女主演东山千荣子饰演名叫平山富子的母亲。这对年近70的老夫妻,在影片中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,除了二儿子因为战争去世,小女儿还在上学之外,其余的孩子都已经参加工作了。

影片的故事概况非常简单,这对老夫妻的大儿子和大女儿都在东京生活,在夏天时,两位老人特别渴望到东京转转。然而在到了东京这个大城市之后,这对父母发现,自己的子女并不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,他们都整日的忙碌于自己的工作,根本没有闲暇的时间带着父母在繁华的东京转转。

父母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变老,子女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长大。在长大和变老的过程中,两者的相互关系,也在潜移默化地转变。孩子小的时候父母给孩子提供生活和学习的必须条件,这是父母的义务,当父母老了,孩子孝顺父母,这是孩子的义务。

但是在现代的社会体系当中,当老人渐渐丧失社会贡献能力之后,往往也会被子女当成累赘,即使是偶尔到他们所在的城市小住两天,即使只是希望他们能够陪父母在他们生活的城市转转。

在东京除了有这对老夫妻的大儿子和大女儿之外,还有他们已经去世的二儿子的遗孀(由原节子饰演)。她叫纪子,她不光人长得漂亮,而且在丈夫去世后,她选择多年没有改嫁,一直过着守寡的生活。而纪子却对两位老人特别好,即使是条件简陋,她依然热情的招待了去世丈夫的父母。有些人天生的就知道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,而另有些人用一生的忙碌,都追逐不到人生的真意义。

纪子便和这对老夫妻的大儿子和大女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渐渐的这对老夫妻也发现了子女的窘境,他们本来充满热情的来到这个偌大的城市,他们希望在这个城市里看到的不仅仅是都市的繁华,更渴望的是亲情的可贵。但是大儿子和大女儿只顾着忙于他们手头的事业,他们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父母。为了不使父母的到访打搅他们“正常”的生活,他们俩共同出钱将父母送到了一个旅游胜地热海旅馆。

东京这座城市,看似物质的富足之下,却是亲情的缺失和人性的淡漠。这对老夫妻在热海旁边的对话,看似不经意的寥寥数语,却说出了他们当下,乃至整个人类的“哀伤”。是啊,东京来过了,热海看过了,他们也该回去了。

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?我们忙忙碌碌的走在生命的起点和终点之间,被自己内心的欲望,和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法则催促着。却无暇顾及近在眼前,生命中垂手可得的珍贵亲情。

在最后,这座繁华的东京城里,这对父母为了照顾子女们的感受,他们自己却无可适从,无家可归。他们明白,他们回家的时候到了,而在回家的路上,平山富子因为突发疾病,生命垂危。

这个时候,子女们都忙着回家看老母亲最后一眼,他们无论手头上的工作再忙,这个时候他们都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赶回老家。这个消息不仅仅是影片中子女们始料未及的,即使是银幕前的观众,对于这个结局也深感偶然。当医生的大儿子,在给母亲做过诊断后,确认老母亲的生命很难延续到天亮。而在老母亲去世之后,他们的大女儿最先想到的,却是要分走老母亲的遗物。

在葬礼完成后,子女们没有过多顾忌刚刚经历丧偶之痛,形单影只老父亲的感受,他们又踏上了现代文明生活的征途。依然是只有守寡的二儿媳妇多陪了老父亲一天,但是人生就是这样,总要分别。

《东京物语》这部影片的感人之处,在于导演用冷静的画面,平淡的对白,心平气和的向观众讲述了,一个现代文明家庭中,血缘关系的割裂,亲情的疏离。影片中笠智众扮演的父亲,在任何情况下,都不紧不慢的表述着最为客观的事实,而这些表述之下,没有展现给观众的,是他内心深处在这个世界上,对于情感应答的热烈渴求。

人生最为哀伤的并不是无法到达梦想的彼岸,而是守不住近在眼前的亲情。当我们穿梭在如梭的时光中,繁华的车水马龙里时,我们用尽生命所有力气为之奋斗呵护的,便是至真至纯的血脉之情。然而小津用《东京物语》这部影片,让观众们,在他冷静的光影中,蓦然回首看到了亲情在现代文明中,被忙碌的生活,和人性中过分的利己主义所割裂。在一部影片的时间,导演让我们阅尽了整个人类的“哀伤”,这种哀伤不仅仅发生在影片中,也在我们人类大家庭的每个成员身上,小津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艺术家,在最平实的生活中,为我们找寻到,生命中被无意逝去的,最珍贵的亲情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e5e6.net/b/96524.html